不罗曼不蒂克

指甲不间断地断,头发不间断地长。

两个星期自己不做饭的结果是长膘了于是决定两个星期吃寿司……没有油荤素搭配orz
怠倦期可能还没有过。

Company Finance我依旧恨你。

大菠萝3要出了,PS3卖1000AUD。
骂什么脏话才能形容我的心情呢!

下午两小时的补眠做了个诡异的梦,回国昏暗的街道我为了倒垃圾路过一碟片店,老板模糊的脸指着一黑色的垃圾袋说都是碟片你自己挑。我想起我身边一分人民币都没有,打电话给老爸想起我还没有换SIMS卡。其他的不记得了,只知道为了倒垃圾那条路我来回走了三次还迷路,路的尽头有白色建筑物形似医院。



[他听见大提琴低沉的弦音,抬起手肘,划开空气。]




双面


他听见大提琴低沉的弦音,抬起手肘,划开空气。



[当遇到你的每一夜遇见,第一眼,
十有八九我们爱上谁,
同样的默契
同样的直觉。
当离开你的每一夜再见,一转眼,
十有八九我们要崩溃,
同样的数字
颠倒的结尾。]



A面


第一内科的门缝里总是会闪着蓝色的荧光当然这不是闹鬼,副教授的工作狂美名广为流传,其实他有的时候会不平地想大学时代比较用功的明明是自己。如无数次一样,做完最后一个排班的手术,他踱步到门口,听见里面仪器的转动声实验小白鼠的叫声和安静的连续不断的刷刷写字声,这样子站在门口旁人看来一定是在犹豫是否应该进去,真相只是第一外科的副教授在考虑要不要先抽支烟再进去。上衣口袋里是那个银色镶钻的高级打火机,岳父出手一向大放尤其是对他这个潜力资优股,一秒钟后他转身迈向天台。


财前五郎靠在栏杆上眺望这个城市的夜景,他去过很多地方国内国外,每个地方都只是短暂的逗留哪里有闲暇像这样抽根烟欣赏风景吹吹风,总结是他还是喜欢大阪的。这里是他生长奋斗的地方,呐,里见,你说不止我一个人在打这场仗是什么意思呢,你那么想拉我后腿么。思及此,他皱眉掐灭烟头,好好的手术成功心情不错想那些丧气事干嘛,亦或是……总是挥之不去呢,那个家伙的话不出意料就是会造成自己的困扰。


回到走廊上他碰到竹内和柳原。
“财前医生,您辛苦了。”竹内反应很快站起来向他鞠躬。
“您辛苦了。”后面那个愣小子急忙跟上。
“你们也是,”他点点头,“柳原,这次手术很成功,是个不错的学习参考。”
“是。”柳原受宠若惊地大力点头。
他看着这两个觉得有什么影子重叠上去,一样的走廊一样的夜里,贩卖机旁边他们也同样交流学习和实践的经验,只是今非昔比。
“对了,竹内,”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里见回去了吗?”
“啊,不知道……不过我看实验室的灯还亮着。”
“谢谢。”说完他就走了。

“喂喂,你听见没有,财前医生对我说谢谢耶。”
“啊。”
“不要反应那么冷淡嘛,话说他那么晚找里见医生有什么事吗?”
“患者的事情吧。”
“最近没有内科转外科的病历啊。”
“他们是好朋友吧。”
“啊?”
“你不觉得么?”
“不是……只是感觉……”竹内绕绕头,“算了,你今天值班吗?”
“嗯。”
“我也是。”


他敲门,没有人应,仪器灯光都还开着的话,人应该没有回家,他索性就推门进去了。
没有人抬起头向他打招呼说你也在啊,里见脩二趴在桌子上,看样子是在打盹。
财前五郎心情忽然很好,有一种找到别人把柄的感觉。
“我说……睡在实验报告上面不好吧。”他拿起一张漏在外面的看,你还不死心么,对于那个患了晚期癌症的药物局职员,那个女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呢,连我都差点被拖下水。里见,你不觉得你欠我么,你一定不觉得吧,你应该会说,财前,我们应该要为患者着想然后一副坚决的正义卫士形象,真是烂透了。而最后妥协的我想必是吃错药了吧。


睡着的人似乎没有醒来的打算。
“算了,你慢慢睡吧,我回家去了。”
照理说手术成功他会去阿拉丁和庆子庆祝,不过今天却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临走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挂在一旁衣架上的白色外套。
“亏你还一直念我说医生反而容易忽视自己的身体,你自己呢。”
他取下外套盖在那人的肩背上。


坐在车上,他不禁想,或许里见没有醒过来反而更好,现在的他一定会把话题扯到教授之战上面,那个人肯定又要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对他灌输都快起老茧的大道理,然后肯定不欢而散。其实,明明知道他一定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那么那冥冥之中的一丝希望又是什么呢,期盼他能为了自己破例么……真是可笑。
喂,里见,你这样子将来肯定要吃亏的啊。不过……如果到时候你求我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帮你。
这条路已经走到这番田地,他绝不能妥协,呐,里见,你可以理解的吧。



B面


“昨天财前来找我?”
“是的。”
“有什么事吗?”
“这个……我不知道。”竹内老实地回答。
“嗯,这个你拿去吧。”里见递过一份报表。
“是。”
“那个……里见医生。”竹内走到门口又停下来。
“还有事吗?”
“我想……可能是关于教授位置的事情吧,里见医生您最好不要插手。”
“是么,我知道了。”里见点点头,从玻璃框里取出小白鼠。
“我告退了。”竹内把剩下的话吞进肚子里,即使对医生说了他也不会当一回事的。


是不是该找他谈谈呢,里见脩二写完实验报告搁下笔。不过现在的财前应该听不进去才对,他可能已经被列入敌人的黑名单里面了,对他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其实还没有准备好的是这边才对,如果和盘托出的话恐怕连朋友都不能做了。该怎样说要说些什么这些之前都十分肯定的东西现在却犹豫起来,自己的做法真的是为财前好么?他坚信着正确的东西或许不适用在那个人身上吧,尽管那个人正在逐步失去,财前那,要怎么才能让你认识到呢……
也许是该找他谈谈。


一天还是那么忙碌,授课诊断检查病历等到空下来的时候,外面都黑了,对于第一内科的副教授来说是没有可遵循的下班时间的。
“里见医生,我们先走了。”
“辛苦了。”
走廊上有年轻的医生和护士们同他打招呼,他也笑着回应。忽然他想起那些看到财前的人们脸上唯恐的表情和深深的鞠躬,他总是自信满满地点头然后看都不看一眼往前走,说看不惯是自然的,不过他也不必为这种事去啰嗦,毕竟这就是他的性格和形势作风,这就是现在的财前五郎,或者说……黑川五郎也好财前五郎也好,就是那样子的人,只是某些东西膨胀地太快他担心的是万一爆炸的后果。


来到外科他站在财前办公室门口,名牌上并没有红色的离开字样只是里面也没有光线,不在还是回家了,他考虑找人问问。
“啊,里见医生。”推开医务局的门就有人同他打招呼但并不是欢迎的口气。
“你们还在啊。”还没有迟钝到听不出来他依旧脸上挂笑。
“里见医生也是啊,辛苦了。”医局长说。
“财前走了吗?”
“不知道,下午的手术结束以后就没有看见他,可能回家休息了吧。”总不能说财前医生也许在阿拉丁吧。
“这次又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他转身要走。
“里见医生,我劝你最好不要太插手我们第一外科的事比较好,尤其在这种时候。”佃医生加重了后半句的语调。
“我知道了。”

“真是的,当这里是第一内科啊,还要对我们指手画脚。”
“佃医生,我想里见医生也是为患者着想。”柳原小声说。
“柳原,你到底是哪边的人啊!”
“我……”
“好了好了,没事的整理一下可以回家了。”
“是。”


“财前,我进来了。”他站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进门看看,轻轻推开门里面光线昏暗,百叶窗也合上了,人不在书桌前。果然是走了么……刚要出门,他发现沙发上睡了个人。
“喂,财前,不要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
人稍稍动了一下,还是老样子。
“要睡觉回家睡。”
里见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嗯……”
这样子还不醒的话,果然是太累了么,里见叹了一口气。你啊,总是不知道休息,从大学开始就是,像个拼命三郎似的,但是那个时候和现在为之拼搏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财前,名利对于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么,财前,回头看一下也没什么不好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那个时候,我会让你知道的,这场仗,你并不是孤身一人。


里见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呢绒黑色外套,盖在那个人身上。
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在这里。
算了,太早告诉你的话,说不定会想办法来利用。
里见看着那张难得沉静的脸,岁月不饶人皱纹已经爬上眼角和额际,累的时候即使是这样野心蓬勃的男人也能蜷曲在小小的沙发上,他拉起衣角盖进那黄金右手和修长的手指。再怎么变,才能是不会失去的。好好休息吧,他站起身。
临走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抽下一张桌上的便条纸,写好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




财前五郎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着自己的外套,旁边一张纸条吸引了视线。
[以后累了就回家睡,当心着凉。]
不用署名也知道是哪个傻瓜写的,他忽然心情很好。



FIN



昨日睡觉前窝在床上的灵感,当然有些指代不同。
[PR]

by lainhakkai | 2006-05-26 01:21 |  

<< 寻寻觅觅 Yasm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