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他站在俄罗斯一望无垠的雪地上,背后是铁轨的交叉点,从平行到交融。
Feel so good to dispear,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Stay with me.


Satomi







Stay with me


他站在俄罗斯一望无垠的雪地上,背后是铁轨的交叉点,从平行到交融。
Feel so good to dispear,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Stay with me.


Satomi


[您有一封新邮件]
“会是谁呢,在这种时候。”
他点击了一下确定。
[发信人:里见脩二]
内容是有关佐佐木的病情,那些东西我不是已经交待柳原去做了么,病情恶化不会自己处理啊,还有你也未免太热心了吧。
他皱眉按下删除键。
“有什么事吗?”庆子递过酒杯,半盏的红酒摇曳。
“没事。”财前五郎的脸上是一如既往骄傲不羁的自信笑容,这是个属于庆祝的晚上,让那些扫兴的东西见鬼去吧。
或者说,希望看到的抬头是恭喜你此次开放手术成功得到海内外业界认可呢。
罢罢,既然当上教授也没有收到那两个字,现在也更不可能吧。
他饮下一口红色的液体。


[我们分手吧。]
他抬头看到女人姣好的脸庞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听着她说她感到恐惧,几分钟以前她还是笑地那么开心,连他也被感染,像个孩子似的在自然结成的冰上滑着然后摔作一团。
[财前,你失去的或许会比得到的更多。]
喂喂,这就是现世报么,他没来由地想起那句话。
“好吧,那就分手吧。”他没料到自己也能说地如此平静。
“五郎,我们都需要一段时间。”
女人注视了他一会儿,随后转身离去。


他一个人走在异国狭窄的小巷中,欧陆风情的建筑体系,红色的砖瓦和碎石板路,街边的咖啡店人头攒动,黑色肆意生长交叉曲向天空的树枝,那是在冬日里独特的景致。他穿着长长的黑色呢绒风衣两手插在口袋里,里面有白色的烟盒银色的打火机。不想抽烟,他只是想走走。
站在塔楼的顶端远方可以望到红场,日本是在哪个方向呢,那个人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广场上敲响的钟声一直传到这里,他在享受难得清暇的时候不禁开始思考一些问题。
傻瓜般的正义感,那样的人竟然可以在大学医院生存到现在,喂,里见,你真的一点也没有想过要当教授么。他享受被簇拥在权利顶端的满足感,同样的,他也希望一直以来有人可以和他并驾齐驱,而那个人选恐怕除了里见脩二便不做他想了。



“打扰了。”
“啊,里见医生。”
这次又有什么事啊,第一外科医务局里人人的脸上写着这样的话。
“请问财前几号的飞机回来?”
“有什么事我们会转达的。”佃医局长,不,是佃讲师开口说。
“后天。”
“柳原!”
“谢谢,我知道了。”说完他就拉上门走了。
“柳原,你不要多事。”
“是……”
青年低下头,他隐约可以猜到里见医生为什么要找财前教授,关于那个他第一次作为主治医生的负责病患,佐佐木庸平。他感到惶恐不安,信仰在一丝一毫地瓦解,到底什么是正确的,财前教授武断地定论,里见医生的坚持,以及他自己的判断,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的呢……



“财前!”
里见脩二看到前面一堆镁光灯簇拥下的熟悉身影,财前又一挤着肥胖的身躯贴在金龟婿旁边推开记者的围追堵截,他加快脚步迎上去。
“财前!”
财前五郎看到那个人脸上严肃的表情,拜托……这次又有什么事啊。
“爸爸,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好。”
“喂,五郎……”财前又一眯眼看向站在前方等着他女婿的人,蓬松的乱发难得穿着西装,外套挂在手臂上,修长挺直的身躯,可惜是块朽木。
“哟,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我有话跟你说,财前。”


“有什么话快说。”他掏出烟点燃。
“是关于佐佐木先生的病情。”
果然,现在来找我也只有关于患者的事情了吧,连我在你面前抽烟你也视若无睹。
潜意识里想拔掉烟头,不过现在的我没有资格那么做吧。
“我相信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没事的话我很忙。”
他坐进专车内。
“喂,财前……”
他看着车扬长而去。


有很多东西不说出来却私心地希望你可以懂,但是如果不说出来的话……又怎么能让人明白呢。


呐,里见,你知道我站在那片雪地里的时候希望你能在我身边踩出一路的脚印,你知道当我站在塔楼极目远眺的时候希望你也可以欣赏到同样的风景,你知道下飞机看到你站在那里心中那小小跳跃的惊喜,你知道么?


喂,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么……


赶去他搬家的现场,本来想好好谈一谈的最终还是用骄傲的口吻说出[你最后一定会来求我]这样明知会激起他反感的话。
“里见,我会等你。”
他看了财前教授一会儿,目光还是没有变,坚定的温柔和固执的信念,他说:
“财前,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这样说的话,是不是还有盼头呢?


I trying to find myself, in the middle of yesterday and tomorrow.

Stay with me.



FIN



翘首企盼几率渺茫的读后感。TUT
[PR]

by lainhakkai | 2006-05-28 00:30 |  

<< 御寒 寻寻觅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