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8月 ( 1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脑内

昨天做了那个脑内相性2
很经典,很搞笑,很虐
比如一个都是友 一个都是欲
有兴趣的可以google一下,打日语或者繁体,应该在第一个

我觉得我长针眼了
狮子40多小时,眼角红痛
但是我还要通宵备考!

我总是觉得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但我还是有很多遗憾留在那里。
看到elisa的email收集大家的联系方式,我想起我们最终没能见上也许是近年的最后一面,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有相同的残念。我总是在跌倒后学会不要期待太多不要揣摩他人的心思。然后今天我在学校通宵,有以前的同学通过这个联系表加了我的msn,也许是我的手机号暴露了我的方位,笑。她在Melbourn,明年去见见,msn头像上看上去变了好多。问了我很多问题,我只是回答,偶尔提问。
其实我很感叹。
我不知道那些即使在同一个城市也不去参加同学聚会的人是如何想法,我看到那封email有种回去见他们的冲动。
可能见到也没有太多话题,但是我还是很想见见他们。

关于狮子,我想我还是通关了再发表感想。
我好喜欢那个有莫古利的世界!
有件挺穿越的事情:
剑圣雷神Cid伯伯的名字叫奥兰多

我们总是面对很多聚散离合,我希望我永远不要麻木。
琴你在玉米田要一切都好!面包欧洲语考试顺利!洞洞回程愉快!珊瑚童话国疗养开心!在残暑去旅行的六子我等你游记!
我总是不祝福自己,我要祝福很多很多人,然后也许会有回报。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28 22:32 |  

生生不息

狮子玩疯掉……orz 我错了
向着Samurai进军!其实我当初也很犹豫要不要练洋葱……再说吧。

e0087793_2136475.jpg

我想起在一片文章里看到的场景:
堂本刚站在奈良的佛寺前,夕阳的金光打在琉璃屋顶,他静静地看着前方堂本光一沐浴在光辉中背对着他祈祷,伸手摸左手的两串珠链。他记得小时候母亲带他来参拜,对他说刚你要幸福,这句话现在有人给了他。

记不得作者和名字……依稀似乎是月涩涩写的?orz

e0087793_21421627.jpg

e0087793_21424877.jpg

e0087793_2143268.jpg

e0087793_21435491.jpg


试验之后是截稿日 生生不息 我看着考试日程表望洋兴叹。
另外我觉得做人应该表里如一 也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20 21:44 |  

七日谈


一直以来都是你说谢谢
现在我也很想这样说

谢谢。

竹子节快乐 =v=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9 21:13 |  

七日谈


土曜日

说实话,麦尔有点嫉妒艾梅尔,从第一次见到那个深褐色头发的男孩,他就有点小小地嫉妒男孩心里最重要的人。

生根发芽。

艾梅尔有着红色柔软的头发,绿宝石般的眼睛,爱护小动物,善良可爱。麦尔觉得哪天他要是看到了这个女孩出现在面前一定不会惊讶,因为听到太多描述了。

他小时候很自豪自己的愿望能帮助艾文挽救那张沉下去的护符,长大了才发现其实从自己在一年前抛下的那个愿望开始就注定是件很悲哀的事情。这听上去有点像帮助灰姑娘的那个迟到的仙女,让灰姑娘不要死,只是沉睡。
他救了艾文,谁来救他。

麦尔觉得自己也有点狡猾,第一次见面就败露了自己没有表面那么斯文的真相,往后便一直跟着那个看上去深沉而臭屁的男孩。可惜大了之后,一个反而沉不住气,一个变成照顾人的角色。他需要有个青梅竹马的名号撑腰,当他说往后的道路我一个人走的时候,可以用正义的名义戳穿他的弱点,告诉他你需要我。

贤者爷爷死的那天,艾文来村子的时候怀里还抱了一只黑猫,那猫跟了贤者多年,都快成精了,总是同艾文打打闹闹,看到麦尔两眼一亮跳到他脚边蹭来蹭去。
“麦尔……我果然没有亲和力么。”有人露出扼腕的表情。
那是因为我每次都带鱼干贿赂它,低头摸猫的人不做声。
“艾文……”他深吸一口气,早晨遍好的理由现在在头脑里飞速划过。
长大之后品味变差的少年豪爽地说好啊我们一起去找艾梅尔,深褐色头发上红色的头带看上去像个耍腰鼓的农村青年。

在去王都的路上他们在野外宿营,艾文似乎想了很久转头对他说:
“我一直以为寻找艾梅尔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现在变成了两个人,看来也不错嘛。我一定把艾梅尔介绍给你!”
火光映照在少年脸上,扑闪地有些不真实。
我比较喜欢她哥哥。
话到了嘴边转了个圈消失在空气里变成一声叹气。
“麦尔你累了吧,早点睡,这里附近应该没有魔兽了。”
褐发少年把铺盖铺在友人旁边,他看着一旁呼吸很快平稳下来的人,除去了红色头带刘海就肆意散在额前,睡着的时候果然能把脾性都收回去。
麦尔把披风盖在他身上,坐着看渐渐微弱的火星,有夜行性生物蹭他的脚跟。
“你说谁才是你的主人。”
猫对他眯起眼睛低低呻吟,末了只是钻进他怀里蜷起来睡觉。
麦尔失笑:“果然一直跟着他连你也变笨了。”
猫从喉咙里发出不满的低鸣,扫了两下尾巴。

他有时候盼望这个旅途的目的可以一直不要达到。

--是为第六日--

PSP剧情是木灵之森,PC早年玩的还掉了,麦尔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要虐的orz(咦,远处有一飞镖正对……)
不过似乎偏向麦尔的人比较多,嗯……
我总觉得PSP上的道格拉斯看上去年轻了好多(旁:人家好歹是剑圣的徒弟英俊也是应该的 殴)
就目前的剧情进度就只能写出这样的废作,我还没有领悟到后头男主的悔过爆发。不看剧透是想自己慢慢打下去,太早知道了会丧失新鲜感。
可恶的狮子为了空贼我……唉。(这是因为剧透而有打下去动力的反例?殴)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8 23:41 |  

七日谈


金曜日

风太蹲在水牢栏杆外面,友好地伸出手,摊开来有把剪刀,他说,你该剪剪头发了。

里头的人眯起异色的双眸,不置可否地笑笑,从角落里站起来,水过膝盖发及腰。

“你头发长地真快。”
“本来就不短。”
“礼拜五有饭后甜点。”
“今天吃什么。”
“樱桃蛋糕。”
“太甜,我不能刷牙,早晚蛀掉。”
“没关系,我带了漱口水。”
“这围巾很好看。”
“谢谢。”

九年零十个月后的占星少年眼角稍稍下垂,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这正太能长成如此玉树临风,无法内敛的腹黑,极有牛郎天赋。

“最近没什么星星啊。”胡乱抓着自己断下的头发的人发出嘶哑的声音。
“因为时空扭曲了。”风太让那些头发飘起,转移到后头的无人牢房,一霎那间充斥了深蓝色细碎。
“那么现在的他在哪里。”
“过去……或者未来……或者……哪里也没有。”
“你看不出么。”
“我知道你不会死。”
水中的人发出恐怖的笑声。
“轮回多少我怎会畏惧死亡。”
“但是我怕。”

风太只是平静地望着如同修罗场搬的瞳孔,他定期来帮他剪头发,从不问他情报来源,他也从来不问他是否只是个监视。可能是这个监视的地位比较特别,骸总是心安理得地把后脖子朝向那把剪刀,或者是有持无恐,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们从不涉及敏感话题,那些名字如同被小心埋藏的隐患,在湿冷的水牢里肆意滋长,无从寄宿。

风太走的时候,骸说那块蛋糕还是给你吧,少年说好啊,那我以后还星期五来。

--是为第五日--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7 23:32 |  

1G的悲哀

早上爬起来看到朱红下好了 还下了狮子的中文PATCH 可惜朱红有700多MB 我只能装着一个游戏!
推荐一个不错的HTTP下载PSP游戏地方:
速度不错

PSP朱红大赞!!!!!恶赞!!!!!!泪流赞T.T

LCD MMD地清晰 人物大头像美好地我想哭
可以养贤者爷爷死后留下的黑猫(不过据说有人不是黑色的……)T.T 喂食表扬之后头上冒心出现对话标识会给你道具!遇到怪物有宠物增援防御力UP!
我差点因为太投入错过了日语作文的Dead Time

说起来……不是朱红的错 赖床起来去Tasuge吃了Katsu Don,没吃饱(……)于是去Loui点了Cherry Cake and Latte坐下来继续打机(……),个么就一发不可收拾,2:30晃去学校,3点开始查资料写作文,4:50交稿。
我很佩服自己,1个半小时写了1。5张原稿纸。

我估计从穿越文堕落到开恩(……)
看了蛮多 从来没有公开推荐过 忽然想到前天finish的那篇有点意思:
名字叫《青莲记事》JJWXC有 其实可以看作一半耽美,虽然作者没有提出,但是喜欢上男(女)主的男主从来没有意识过自己喜欢的是男人么……望天。
这个没有贴完。
还有一个完结的……是挺久以前看的,边看边YY了KK(……) 完结的 名字是《独步天下》 前面不错……后期牵扯到皇太极我有点雷……
不过……为什么……JJ排名第一的文章和作者……都是写耽美的orz 这年头啊……

4G高速棒燃眉!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7 23:28 |  

七日谈


木曜日

拉比不喜欢兔子 但是他喜欢自己 听上去有点矛盾。

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到底有多小呢,那个时候吧,书翁还没有黑眼圈还有不少头发。
那些都是他给连累的,所以日后没少挨夺命连环踢,他觉得他一定被踢笨了不少。
不然小时候那么多恶作剧连书翁都能长出熊猫脸,为什么碰到有些人就没有用。
他美其名曰那叫成熟,其实是退化,他开始用更多的时间思考而不是打架。

拉比还记得继承Innoncence的那天,他紧紧握着手里的锤子,还好没砸破屋顶,不然他又要请熊猫喝酒,时不时地,他会抱怨为什么这把锤子不是金的。

“如果是金的话,拉比就挥不动拉。”
有人在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时候抽出一秒的空挡好心回答他的疑问。
“……哦。”
拉比觉得最近食欲不振,一定是病了,还是绝症。

那天少年说我来保护你的时候,拉比想起相遇的时候他变出飞天锤少年脸上惊喜的光彩,看着眼前异常坚定的青年脸,拉比忽然觉得自己的病怕是治不好了。

伯爵的笑容像气球,兔子对着一屋子的钥匙笑地像根尖针。

他已经不记得继承Bookman能力时候的种种,书翁的脸倒是很清晰,老人家难得严肃,他说:
你就是下一届的Bookman了。
于是兔子红色的眼睛里装下了整个世界。

有些想忘也忘不了的东西即使化成灰也能认得。

在那艘船上他听到了遥远的地方熟悉的声音,他笑着对以前的自己说,你看 我该回去了,有人想我拉。
小小兔子抬起头,头发还只长到肩膀,有着一张安静的脸,绝对找不出日后那种玩世不恭。
拉比有点想抱抱小小兔子,只是眼前的光芒越来越大,他闭上眼 再睁开眼 声音的主人跳在他面前。

“太好了,我就知道拉比能回来。”

那是因为在得到这双眼睛之前就已经扎了根,拔不掉。

拉比后来去看美女泳装挂历,那天周四 吉,他对着美女吹了个口哨。


--是为第四日--
我从无耻的RA逆反桥段之后就没看了,我很喜欢青年的毛皮大衣,很喜欢小小兔子的苏克兰披肩,日后再追,不要死。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6 23:28 |  

在迎娶PSP的日子里

Opportunity Knocks
I answer

那天上LL 同学说她有个PSP 一直不用,我估计当时两眼呈现出嗅到猎物的绿光,不过还是含蓄地平静地说,卖给我吧。
200 澳币 黑色机体 有壳子有膜 1G Memory Stick
目前就差4G的高速棒了

昨天拿回家因为没有1G的棒子一直没办法搞定游戏,今天试了一下原来是因为没有ISO,我刷的那个系统似乎评价不错:3.52 M33
搞定了E-Reader 壁纸有待研究 可惜容量不够不能看Video

初步玩下来觉得吧……还是NDSL 好 殴
1. FFT狮子 3D太令我失望了!还好过场动画都很赞!
2. MH2 很赞 一如既往很赞! PS2上那个叫Kochan 这个叫Tsuyo =v= 因为比PS2要多出几个造型所以看上去挺像。
3. 太鼓达人 我对比了三个机型的太鼓 觉得排名的话就是PS2 NDSL PSP, PSP就是PS2的翻版但显然没有九合一来的有吸引力 虽然听到No More Cry我很HIGH;NDSL就人性化很多 还有成长率还可以变装 就是歌少里一点
4. yudi问我第一次给了谁 很抱歉……那是朋友附赠的UMD:极品飞车 在我对赛车游戏的无比阴影下 Carea的第一步居然是1st

我觉得我会轮流玩狮子 MH2和朱红 不过只能放两个游戏 还好SAVE是存在MS里面。
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带回国刷机,虽然我只是为了正版CC 殴。

忘记说啦! 取名叫Kaien 开恩 (小声 海燕哦) >///////<
其实第一天的念头是Black---->Sirius 不过今天改主意了 还是双音节好听(何)

看来我又离[玩物丧志]的代言人进了一步。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6 22:59 |  

七日谈


水曜日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有资格自以为是的,不过他错了,还错地很离谱,尤其是当他走在柏林街头看到一位金发马尾少年的背影从转角处拐了个弯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有积雪打在他的头顶 他却浑然不觉。

他一直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却从不自行惭愧,不过他也错了,他看到那个人黑色的眼罩时候有种深刻的反悔,一定有着很难看的嘲讽笑容。
他抱着新鲜的长棍面包微微发怔,错过了绿灯。

Led Zeplin从头顶呼啸而过 他们只是从一个战争年代去了另一个战争年代。

如果可以忘记的话应该可以是不错的事情,只可惜他带着那个世界全部的记忆。有人说如果对前世有执念的话可以不用喝孟婆汤,不过后果自负。就好像他现在看着那张一摸一样的面孔,真是阴魂不散的军队走狗。

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钢,不请客我吃饭么。”
有无赖站在他家门口称赞他弟弟日益精湛的手艺暗指有些人游手好闲。
“你还不是一样,政府养的狗。”
他们在迎来邻居大妈注目前刹车,Roy Mustang从背后变出一份文件,凑近少年的耳边说这是你要找的正好几年前被我借走了你不要告诉图书管理员。
少年接过文件急急查看,冷不防有人在耳边吹气:
“还是生气的表情比较像你。”
下一秒他就毫不犹豫地用珍贵的文件打击愚钝的大脑。

他走向那个独眼男人,抬头说:“要不要喝杯咖啡。”
男人对他笑了笑:“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休息。”
“因为你天生游手好闲装忧郁也掩盖不了。”
“Edo,你拐弯抹角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多谢,记得买单。”
“那你要记得回我一个吻。”

他大步迎向绿灯,不理会身后奸笑的脸,一地碎雪。


--是为第三日--

注:如果看过九号的#1949系列可能会理解我在扯什么,VOL5你什么时候出! 殴
我一直很庆幸这两人没有一个是面瘫,写不说话的人很难 暴。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5 22:48 |  

七日谈


火曜日

麻仓叶 品行优良高中生一枚 家有贤妻(误)

不是每个人早上起来看到飘在床头的幽灵都会有好心情的,即使已经看了十多个年头,麻仓叶决定让阿弥驼丸同这位女士聊聊天谈谈心。随即他惶恐地想起今天是周二,有数学考试,啊啊……有没有数学很好的幽灵……不过……大正年间的算术应该不管用。他懊恼地走到餐桌旁,小山田万太见到他整张小脸露出惊喜的光彩。
“万太等了你很久了!”啪——一个饭碗砸到他眼前。
“……白饭?”麻仓叶小声仰视妻子、不、恐山安娜,当今第一巫女。
“萝卜没有腌好。”金头发的女孩子说地理直气壮,他的眼镜朋友对他投来同情而理解的目光。
“叶……我们快迟到了。”优等生终于有点坐不住。
“5秒钟之内吃完!”
“什么?!”
“4秒。”
……

麻仓叶奔出和式家门的时候,嘴角还有不少饭粒,阿弥驼丸很尽责地向他指出,麻仓叶觉得他的作弊计划毫无希望。

考试结束他看到莲对他露出胜利的微笑,他知道中国人数学都很不错,他只能装做听音乐看白云,然后发现安娜拿着便当穿着女生制服走进校园,他忽然有点胃痛很想去卫生室睡觉。
莲在看到一盒白饭的时候再次露出胜利的微笑,姐姐的便当好歹有几个小笼包。

“还有这个……”
他难得听到安娜欲言又止,好奇地抬头,红头巾少女对他笑了笑说:
“我忘记半年前买的豆子,正好做了纳豆,可以下饭。”
麻仓叶很想露出一个感激的帅气笑脸,不过这同数学考试一样很有难度,他想他下午也许真的可以去卫生室睡一觉。


--是为第二日--
[PR]

by lainhakkai | 2007-08-14 23:32 |